一只流沙猫🐱

萌点经常变的。

求推文呐!!

今天重温了袖袖的贵人,又一次入迷了!!但是它坑了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哭唧唧

所以腆着脸来求推文啦,想看那种背景比较宏大,情节比较严密,环环相扣的这种!想推理剧一样让人欲罢不能呜呜呜 但是好像现在岛上小甜饼比较多啊~想看像 贵人 一样的文!he的那种!求仙女儿们推文辣

寸步之间 01

女神的文 纵然我没有粉丝也要转!

绯夜:

*从前有一篇被我发了两章又藏起来的文,叫《你真好看》


*这是它大改之后的成果


*改得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 科科




1-A.


 


其实王源不喜欢太晚出门。正值六月末,微风还不足以吹散空气中的闷热,他一只脚刚落地,被扑来的热气迎了个照面。司机在他站定后拍上车门,微微弯腰示意。王源把手机塞给他:“在这等我,不用停车库。”末了抬腕看表,加了一句:“最多十分钟搞定。”


他才刚从公司的大厦出来,西装外套还厚重地裹在身上,从空调房到空调车,再到被这股热气侵袭,反差使得室外空气更加难捱。王源一边走一边用左手解开纽扣,目光落至百米外气派的旋转门,大门口站立的青年朝他打了个手势。等到他走到那人的边上,还没等伸出右手同人握手,便被热情的一巴掌糊在后背。


“我靠你可真难请!回来也不告诉我们一声。”


王源失笑,直起身子脱下外套随手递给侍者,顺便理了理袖口:“这不是还没来得及么。”


来人是他的老邻居李佑,也算半个发小,可说实在的感情真没有那么深,对方如此热切,可见他猜得也不错,这次请他来玩多半是还有别的事。


“源哥从哪儿来呀?”


王源不着痕迹地扫过他的眼睛,笑了笑:“家里。”


 


李佑拥着他进了vip电梯,手中的磁卡一滑而过,不需按键就已自动运行。王源了然,继续听他闲扯。


“今儿是我朋友做东,一会可不能驳我面子啊,得陪我去敬一杯。”


王源挑眉眨眼,牙齿在下唇上面磨了一下,像是同意了,眼看着电梯的显示板数字跳到了B3——这按键上可没这层。


甭管是正经开张的洗浴城还是这暗地里经营的黑场,王源都兴趣缺缺。李佑哪会不知道他,始终拽着他的肩膀不让他离开半步,生怕一闪神儿人就又没影了。王源被他半推着往里走,音乐倒是不乱,就是这灯花里胡哨打得刺眼。王源眯着,解开了糊在颈边的衬衫扣,被路过的少年盯着全身上下都用目光扫了一遍。


就多了个尾巴。


王源走了挺远,微微侧头去瞧,小尾巴模样还不错,就是扭得辣眼睛。王源愣是看笑了,不自觉摇了摇头。


 


“哎哟你们这就玩儿上了?!不是说好了等老子回来吗!”


“等你半天你他妈回了?”


“嘿嘿,对不住,来来来我介绍一下。”李佑手臂一使力,王源顺势往前迈了一步,正落在顶灯的笼罩下,让在座的看了全脸,习惯性绽了个友好的笑脸。


“这是我兄弟王源。”李佑抬了抬下巴:“喏,那个就是我朋友四哥。”


王源颔首,余光中看见李佑的口型,是在讲他爸的大名。这个地界也就这样了,没名没姓的,谁也不会多看一眼。他的名字不响,上一辈的可好用。


 


他们向王源道好递名片,王源就一个一个接了:“不好意思出来急了,忘了带名片。”


就是不想给名片的意思了,大家都心里明白。李佑暗地里白了他一眼,转念一想王源能来也算给足他面子了,至于到底交不交这些人的确不太好强迫人家。


王源示意自己坐在边上就可以,沙发一角的人连忙往里面蹿了一些,还没等他入座,四爷仰着脸瞥向他身后,笑道:“那是你的人?”


王源回过头,知道四爷指的是什么。看见那小孩离他不远,双手交在身前,朝他眨了眨眼。王源走过去,抽了一张钞票,拇指勾住他胸前口袋的边缘,食指中指一弯,塞了进去。


少年低头道谢,识趣儿地悻悻溜了。


周围还有盯着他的男男女女见他没意,也都不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,转而盯大门去了。


王源入座,果真依着邻居的面子敬了四爷一杯,敬完把空杯子拿在手里,不给人再倒酒的机会。


已经八分钟了,看来是要让司机再等上一会。他眼神飘着,一点想要加入他们的意思都没有,他的目光略过一副又一副精致的面孔——有的甚至看起来还是中学生的小模样,转眼就被人搂走了。


世风日下。王源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。


 


不知不觉王源已经看出了规律,身着白色衬衫加黑色坎肩的是夜场里的服务生,胸前都别着一块对讲机。而包括刚刚的小尾巴在内,身着枪色西装或亮红连身裙的才是可以拉来喝酒的陪侍。比起走动的客人,眼神里多了一些讨好的意味。


 


王源的嘴唇垫在杯沿上,忽然之间,眼神一亮。


他看见了一个,非常好看的人。


 


那人站在棚顶移动光束照不到的地方,从这里望过去,恰可以借着墙皮上微弱的蓝光,足够看清他的长相。那人好像不着急招呼客人,西装上浮夸的亮片如星星光点,已看不出原来偏乌黑的枪色。


还没等王源多看他几眼,有女人走到他面前,他一抬头,换了个笑脸。


女人柔柔地挽上他的手臂,是要拉他回自己的卡座。偏偏王源在这时候看清了他的长相,那双眼睛很抓人,鼻梁与脸侧的线条都是恰到好处的样子,嘴角一勾,不知道低头和旁边人说了什么。女人年纪约莫三十出头,画了很浓的妆,此时的笑容堆在脸上,多了一些明艳。


王源抬手看一眼腕表,正好十五分钟。


 


桌上有一盒开了口的万宝路,王源拿起来取了一支,轻碰旁边人的手臂:“哥们儿,借个火。”


那人赶紧从口袋里翻找,拢着手给他点上。王源把燃着的烟夹在指尖,手腕就搭在膝盖上,目光无意中扫视过桌上,怔愣的瞬间牙齿都咬紧了一下。无意间透露出些许紧张感。


那人顺着他的目光一瞧,透明袋子里的雪茄大喇喇地放在桌上,只一眼就明白了:“源少不碰这个?”


王源佯装淡定地缓缓摇头,随口扯谎:“戒了。”


“戒了好、戒了好。”那人连连点头,随后果然如王源所料,开始介绍自己。只是王源没想到这人竟是个话痨,叽里咕噜说了半天,说得一支烟都要在他指尖燃尽了,才试探地摸出手机:“源少要是不介意,留个号码吧。”


“成啊。”王源从他手里接过来,拇指在屏幕上点动,然后拨出。等了半天,两人对视一眼,王源一个惊讶的表情就在眼角眉梢展开:“哎?我手机好像是落在车里了!”


待王源借故离开以后,四爷显然不太乐意。李佑看了看他离去的背影,凑到沙发边儿怼了里面的人一下:“他真是去取手机?”


“是啊。”


李佑皱着眉啧啧嘴,像是不太相信,也不好意思拖人回来,又坐了回去。


 


王源快步走出电梯,和迎面说笑而来的十几个高壮的男人有短暂的目光交汇。


他都取回了西装,忽觉不太对劲,猛地回头,自然是已经不见那些人的踪影。


——不至于吧,来个暗场,需要穿防弹衣吗?


王源每走一步都莫名生寒。在这条街道上面晃悠来晃悠去的都是些什么人?在他进这道门之前就在了,虽然换过位置,但是他记得清楚。


王源心跳加快,面色没改,钻进车里之后又等了半分钟。才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咬咬牙,皱着眉拨通了邻居的电话:“李佑,你出来。”


反正帮他这么一下也算借个人情出去。司机听出不对劲,转过身子看他。


“啊?源哥你说啥,这边信号不太好。”


“我说……”王源眼看着远处几道人影朝洗浴城缓慢地聚拢,深吸了一口气:“你如果抽了雪茄,现在就赶紧出来!”


电话里的人被他喊得一愣,老实地嗯了一声,还加了一句‘刚点上。’


“扔了烟,一分钟,滚出来。”王源听他答应了,又提醒他:“别挂电话,别跑,一个人出来。”


李佑已经跑了几步,听罢赶紧缓下来。他隐约知道了怎么回事,嘴里嘟囔着骂了几句,耳旁的电话里只剩王源的呼吸声轻得没法听清。


司机被王源的心态所感染,扭过头发动汽车,开火却没走,等着从灯光里走出来的公子哥进了车门才一脚油门踩出去。


“妈的……”李佑砸了一下车门,“这帮条子怎么知道的消息?!”骂完了缓了好一会忽然故作轻松道:“其实老子不用跑,老子跑什么啊,还不就砸几个钱就出来了……”


王源冷着脸:“掉头送他回去。”


“哎别别别……我可丢不起那人……我爸还不得把我炖咯……”李佑扶着车顶的把手,还是难安,一紧张就想找人说话:“源哥你够意思哈,欠你个情以后我还。”


王源用眼角瞥着他:“是你四爷让你把我找来的?”


李佑一愣:“你看出来了?”


“废话,”王源闭上眼睛,语调平平的,“你只有两种情况会找我,第一种是你要谈生意,第二种,你帮别人找我谈生意。”


“别这么说嘛……钱谁不想赚啊……你不想啊?”李佑讪笑着。


“赚钱也不是这么赚的。你四爷今天晚上估计是出不来了,他要是有本事把自己捞出来,那你帮我带个话吧。我胆子小,怕丢人。”


坐在前面的人身形一震,他听懂王源在说的是什么,没接话,只点了个头。没好意思说的是,他其实和四爷并不熟,饭桌上认识的,听说他兄弟家里有做进出口贸易的就变着花儿的请他出来。现在一想,王源一点都没猜错。


李佑语气酸酸的:“行啊你,几年不见能耐大了,在国外学的啥呀,也教教我呗。”


“少跟我扯淡。”王源不想聊了,歪了歪脑袋,陷进靠背里,拒绝再搭理他。


 


王源走进家门的时候,扶着门边的摆件缓了好一会。晕眩感早在半路上就冒了出来,已过零点的家里很安静,王源摸着墙壁一点点蹭到二楼,把自己狠狠摔进柔软的床垫里。


他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睡眠,从下飞机到去公司开会再到折腾去洗浴城,一连串的事情让他几乎没有可以小憩的时间。手机屏幕亮起来,王源用五秒钟的时间挣扎了一下,还是抬起眼皮去看消息。


【源儿弟弟~明个约饭呀。】


王源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地输入回复:【行】


然后睡死过去。


 


1-B.


 


王俊凯以为一个星期的时间足够他适应这里闷得出奇的空气,可事实证明他错了。


缓缓靠上凹凸不平的墙皮,蓝光从身后泄出来,正照到一双浮夸的高跟鞋。王俊凯抬起头,露出遗憾的表情,捻着左手无名指上同样浮夸的铂金戒指转了几下,暗示着这里所有人都清楚的规矩——我已经有主儿啦。


那人耸了耸肩,寻找下一个目标。


王俊凯歪着头,继续等待。他觉得再等下去说不定他就要晕在这儿了。


 


终于,他等的人来了。


那枚和他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首先进入他的视线中,然后他发自内心地笑了。面前的女人凑到他身边,挽上他的手臂。他便有些迫不及待地俯身,在别人眼中贴耳似的悄悄话,谁也没有注意他双唇间正对着的是女人小巧的耳钉——


“人都齐了,回家吗?”


女人微微侧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,几秒后抬起脸:“走吧。”


 


当自己人冲进B3层的时候,王俊凯还坐在卡座上,和胸前那朵亮闪闪的花儿较劲。不知道怎么耷拉下来一半,看起来格外别扭。旁边的女人皱了皱眉,用眼神警告他时刻注意动静。然后夜场里随着一道响亮的声音而陷入混乱,王俊凯一把扯掉了那个碍事的假花,如之前计划好的那样象征性逃窜到人群中。


这样的混乱场面至少持续了有两分钟。直到增援赶来,见了枪才让这些人乖乖地顺边儿蹲下。王俊凯默默蹲在最边上,和周围低着头战战兢兢的人不同,他抬起脸,和走过来的警员对视了一眼,两人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。


“你,起来!背过去!”


王俊凯起身,乖乖地把双臂枕在后脑勺,身上被快速拍打着检查了一遍。


“跟他出去!”警员说罢换了更严厉的表情,指着王俊凯脚边的人:“你!起来,背过去!”


末音已经随着王俊凯渐远的步伐消失殆尽。他环视了一下北门走廊,目光落在身后带他出来的警员的脸上。然后终于把手臂放松垂在身侧。


“小心点,被人看见了不好说。”身后的人拍了他一下,提醒他。


“放心,没有人,你回去吧。我从后门出去,廖队在后门吗?”


警员贴近了他,快速并小声回答:“嗯,回见。”


王俊凯快步走近北面的电梯间,在两处枪口指向自己时已经抬起双手放到胸前,两名站岗的认清是他,这才放心地收回枪口。


“一切顺利?”


“那还用说?”王俊凯挑了挑眉,一个箭步蹿进电梯里,还朝他俩挥了挥手道别,可惜两人背对着电梯目不斜视自然看不见他动作。


 


北门外夜色正沉,和光鲜亮丽的正门对比可谓鲜明,左右各停了一辆警车,王俊凯站在正中间大喇喇地抻了个懒腰。


“行了你!”廖队的声音有些不悦,“一周少爷当出毛病来了?”


“老大,我都说了我不适合这个。”王俊凯顺手就要继续拉扯胸前那朵不乖巧的花,手心却抓了个空,才想起被自己扯掉了。


“得了便宜还卖乖。没人注意到你吧?”


“没有。你放心。”


廖队身后的小警员是他同学,颇为体贴地帮他拿了件大衣,王俊凯感激地接过来,直接套在西装外面。这时有熟悉的高跟鞋声渐近,王俊凯一回头,果然是她。


“林姐出来啦?”


女人似乎很不悦,张口就和廖队抱怨:“你们下回能不能找一个走心的来和我搭档?”


王俊凯一听,不乐意了:“我还不走心啊?!队长,我都乖乖在那闷了一周了。”


“行了行了。我得进去了,”廖队朝他示意,“你几个同学都在这了吧……你少来这个表情,我知道,回头我和你们老师说你表现非常好,学分多加,行了吧?”


王俊凯满意地敬了个礼,跟着刚刚那位同学就钻进了车里。


 


“咋样啊俊凯,小少爷当得不错吧。”有人贫嘴道。


“滚蛋。”王俊凯笑骂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,把车窗摇下来,喊住了廖队:“队长!”


“还有情况?”


“有个事……不知道问题大不大。”王俊凯扒着车窗看见队长正朝自己这边走过来,接着道,“我们的人进来是在11点43分,差不多39分的时候李四那桌有个穿白色衬衫的男人离开,他离开之后过了两分半,李四旁边的人接了个电话,匆匆忙忙就走了。第二次走的人穿的是灰色的长袖,深蓝色的裤子,左边耳朵上有三枚耳钉……”王俊凯停顿了一下,“不知道是不是李四手下的人。”


还没等廖队开口,林姐就抢先一步弯了弯腰:“可以啊弟弟,你不是一直在玩你那朵花儿吗?”


“好了小林,不要开玩笑了。”廖队点点头,“情况我知道了,回头我让他们调监控。你们几个都回去吧,三天之内做一份报告出来交到你们老师手上。”


“是。”


 


警车没有鸣笛,平稳地行驶在通往警局的公路上。车里除了王俊凯之外还有三位被分到一队的同班同学,一想到过一会这身警服就要上交,三人难免有些惆怅。王俊凯坐在车门边,嘀咕的内容与他们大相径庭:“你们说,我补贴的钱什么时候能发下来?”


“你怎么天天惦记你的补贴。”


“啊……好几百呢。”


“交完报告就会发了吧。”


“报告报告报告……”王俊凯一仰头缩在车门和车座间,抱怨道,“我明天还有工作哎,哪有时间写报告啊……”


同学笑着调侃:“你怎么总是这么忙,还去打工啊?不歇一歇?”


王俊凯目光透过了车窗,不知落在街上的哪一处,勉强扯出一丝笑容,看起来很是疲累。他没有回答,转眼其他几个人的话题就扯远了。


 


处理完所有事情,四人回到学校已经是凌晨两点。警校前面的路在重修,准备连带着把之前受所有人诟病的土道全部铺上沥青,工程可见一斑。因此他们不得不从隔壁的C大正门进入,再从侧门穿过,走路回到他们的学校,又浪费了不少时间。


本来王俊凯还想好好洗漱一番,一想到明天又没得空闲,现在如果不好好休息就更加没时间了,于是脱了衣服倒头便睡,还伴着几位室友不太清楚的梦话。


第二天一早他才发现寝室里有一位室友还没有回来,估计是一周的实训任务没有结束,他算是运气好的抽签抽到了本市的警队,记得见过最远的还要坐火车来回,那哥们儿叫苦不迭,当时他还报以一个同情的眼神。


 


一上午的理论课结束,王俊凯背着沉得快坠掉肩膀的双肩包从教学楼里走出来,手机就是在他走下教学楼最后一个阶梯后开始震动个不停。


一看来电显示,王俊凯默默咽了咽口水:“喂……”


“凯哥!!江湖救急!!你再不来我就要死啦!!”


王俊凯一听也不由得多了些紧张,把双肩包往上颠了一下:“你在哪。我马上过去。”


 


-TBC


下文:02




*从未尝试过的题材,笔力不足,不好看也别骂我,去看看别的文开心一下吧。


*争取日更,卡文就停


*建议囤文,攒一周一起看。

我们岛😭

小青她不是蛇:

我们的岛 跟外面那些青山绿水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
我们的岛 仙气环绕 空气里充满温泉的臭味儿
遍布活火山 最古老的火山石上慢慢长出低矮灌木 最年轻的则寸草不生 一千年的时间可以从石头里钻出片片苔原
我们岛 比加拿大还冷 生物圈里没有蚊子这生物
我们岛的货币叫KR 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KR面值很大 买个往返巴士票要5000 一时间我呆愣在了机场
我们岛只有33万人口 于是本土酸奶品牌垄断市场
该品牌叫Skyr 梨子口味的那一款特好吃

我们岛冬天应该最好看 以后某个冬天我再来看极光

my天天!

TT叶韵:

刚入LOFTER,这里就偶尔更新一些全职的同人ww来自嗨嘿嘿嘿嘿嘿,先放两张黄少天的~

【魔饭生投票救急!!】上午十一点就结束了,还差好多吖!!!下载魔饭生app,可以切换扣扣微信百度微博账号,一个账号投一票。投票程序很简单。top1 2可以获得韩国应援!!蟹圆们加油呀

占个tag求投票,到点了删😭

刚刚好像失败了 这是九份

天哪——萌喻黄都能饿死……明明也不是很挑的人……
写文的速度没有看文的快,热度榜里的都舔了十几遍……啊……好饿……
不要脸求推荐喻黄,快来拯救濒死的我——悄悄占个tag,求到就删